足总杯失窃记(下):63年后案犯自首奖杯下场离奇

奖杯失窃当天,伯明翰警方立刻就派出两名警探到现场侦查。他们在鞋店屋顶发现了窃贼丢弃的锤凿和一把用来刮开天花板金属隔层的小刀,那个小洞直径为12英寸,再加上附近发现的鞋印尺寸,警方将罪犯的特征锁定为身手灵活、且刚刚完成身体发育的年轻人。

不过谁到没想到此案随即陷入僵局,在之后长达63年的时间里一直都是未解悬案。直到1958年2月,一个80多岁的老人突然在伯明翰的养老院高声忏悔,声称自己就是当初的窃贼之一。

闻讯而来的媒体立刻联系到了这位名叫亨利布尔格的老人,后者带摄影师回到60多年前的案发现场,叙述了自己当时和两名同伙的作案细节。此时希尔科克的鞋店早已更换门庭,变成了一家杂货铺,而布尔格的另外两名同伙当时也已不在人世,他是这个世界上最后一个知道足总杯失窃秘密的人。

布尔格的供述和之前警方的分析完全吻合,外界此时最为关心的是奖杯的下落。布尔格表示他们得手之后,将奖杯带到了和鞋店只有一箭之遥的医院街住所,当晚就将奖杯砸扁,用一口铁锅将其融化,然后用手头的劣质银币模具,将这座初代足总杯奖杯铸造成了几枚粗劣的仿古银币,想着这些真材实料的银币能兜售给当地古董商,小赚一笔。

然而这批赝品银币在市场上的销路并没有布尔格等人想象的那么好,古董店看不上这些卖相粗糙、工艺业余的赝品,他们最终转手用相当于2先令(相当于现在的15英镑)一枚的价格将这批银币甩给了一家酒吧。颇具讽刺意味的是,这家酒吧的老板正是维拉前锋丹尼斯霍杰茨。布尔格承认,他经常在这里看到维拉球员:“他们很喜欢去那家酒吧,他们中的一些人很可能在霍杰茨那把玩过我们铸造的那几枚银币,但他们不知道的是,这些银币的原材料其实来自于被他们弄丢的那座奖杯。”

伯明翰警方在此事曝光之后,一度表示考虑将此案重新激活,但毕竟60多年过去了,其间还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此事最终不了了之。布尔格当时曾向媒体表示,他曝光此事是因为偷窃足总杯的犯罪行为困扰了自己相当长一段时间,他只想将此事公开,以摆脱负罪感。

不过布尔格本人在偷窃足总杯之后并未收手,他在被送到老人院之前,因为各项盗窃犯罪,已在监狱里度过了46年11个月。而就在这次坦白自己盗窃足总杯后不到3个月,此人又因为盗窃货车上的物品而被捕,他的律师再次请求法庭宽大处理,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hnyyxc.com/,曼城理由是当事人不想在监狱里结束生命。最终法庭判处他7年有期徒刑,不过他在服刑2年半后就再度假释,最终在1964年去世。

至于布尔格的两名同伙,也在随后的时间里陆续被媒体挖出了姓名。11年之后,《伯明翰晚间邮报》披露其中一名窃贼的姓名是约瑟芬皮斯怀特,线索由他的孙子提供。而又过了20年,一位老妇人声称她的公公约翰斯泰特也参与了这起盗窃案。不过警方已经没兴趣再找当事人的后代核实细节,最终这三个名字以非常不体面的方式留在了足总杯这项赛事的史册当中。

而英足总那边,则在奖杯失窃次年的2月,新赛季足总杯已快进入半决赛阶段之时,才意识到警方可能真的无能为力,开始心急火燎预订新一代的奖杯替代品。一开始足总想用初版奖杯10倍的造价打造一座豪华金杯,但这个愚蠢的提议很快被叫停,最终他们觉得还是要用一座和先前外观一样的奖杯。好在就在奖杯失窃前两年,狼队主席刚刚找当地银匠按原样复制了一座初版奖杯,以纪念球队首次捧杯,因此这座复制品成了英足总铸造新奖杯的模具样本。足总使用了100盎司的纯银,超过老奖杯用料(40盎司)的一倍之多,此外他们在奖杯顶部盖子部分做了一些微调,新奖杯甚至还能使用原版奖杯的底座,它当时被窃贼遗弃在了鞋店,并未带走。

这座替代初版的新奖杯一直到1910年,才被足总正式宣布退役。足总随即非常大方地将它赠予了自己的主席亚瑟金纳德个人,后者在职业生涯一共参加过9届决赛,其中5次率队捧杯。这座奖杯在金纳德去世后被几度拍卖,最终在2021年1月被曼城老板曼苏尔酋长高价购得,曼苏尔随即将这座珍贵的奖杯借给了位于曼彻斯特的英国国家足球博物馆。而新设计的奖杯则从1911年开始一直服役到了1992年。本赛季由卫冕冠军阿森纳保管的这尊奖杯,则是2014年由足总重铸,已经是这个版本的第三代成员。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